吃饱饭饭去看猴儿

© 香冒肥牛饭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季然】玛格丽特危机(开车一发完)

在我停更之前的献礼,就当做是《生死游戏》的结尾吧,这个叫言有尽而意无穷😂

MissC_kkw:

送给@南青北白小天使的一辆季然车。


《生死游戏》的衍生,然而和正文没什么关系。


沿用设定:两人分别是潼市刑警队队长和副队长、然然被谢晗绑架五年其间精神类药物注射过量、三哥在然然失踪之后有躁郁症倾向。


Warning:预警👆见上,不过啪啪啪的时候大家都康复了。


正文走这里:《生死游戏》


一个三哥被借调之后,然然假扮成三哥去“钓鱼”的案子。没有逻辑只有污。🚅


本文服装请参考芭莎电商专刊里的两套造型。


特别鸣谢:老司机赵医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2:07,潼市高铁站出站口


李熏然经历了不少磨难,吃了不少苦头,总算被医生判定为完全康复。季白还没来得及和他庆祝一下,就被借调去邻市查案,尽管其间稍有波折,总算在周五晚上结了案。他心里挂念在家“独守空房”了一个礼拜的李熏然,赶紧抢了张无座票一路站回潼市,打算给某人一个惊喜。


他从兜里掏出手机,正准备叫车,手机就振了两下。


“三哥~”


这是李熏然的声音,也是季白的微信消息提示音。


“三哥~”又是一声。


季白不紧不慢地选择“目的地——家”,点击叫车,才戳开微信。


赵启平传来一张照片,和一个定位。


季白点开大图看了一眼,立马取消订单,退出打车软件,给李熏然打电话。


果不其然电话被挂断,几秒后李熏然发来两条微信『三哥~忙完啦?』『有任务,晚点聊~么么哒~』


季白正要给赵寒打电话,薄靳言的电话就打进来了,他神色不善地接起来。


两人谈了没多会儿,季白挂了电话,神情严肃地点开赵启平的微信,发过去一个两百块的红包,又点开打车软件,输入目的地叫车。


那厢赵启平坐在酒吧卡座里,点开微信,看见红包上“线人费”三个字,又瞟一眼坐在吧台边那人,打算再坐一会儿看场好戏。


尽管酒吧里嘈杂喧闹,灯光闪烁不定,季白走进来的时候,还是引起了一阵轰动,尤其是女性的轰动,不少惊疑的目光来回打量坐在吧台边上那人和季白。


季白上身穿着Tod's牛仔衬衣,袖子卷到手肘,露出小臂好看的肌肉线条,下身穿着Zegna的牛仔裤,脚上蹬着一双Dior Homme的皮制球鞋,手里拎着一条不知名的针织流苏围巾。


他此时收敛了一身警察的正气,俊美得充满侵略性,显露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慢,将周围投来的目光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。


李熏然显然特意打扮过,刘海撩起来拿发胶固定住,露出饱满的额头,更加清爽英气。他坐在高脚转椅上,一脚蹬着地板,一脚踩着椅子横杠,显得双腿格外修长。


最值得注意的是,他身上的衣服,是季白的。


Givenchy的白色西服套装,Fendi的针织毛衣,还罕见地在食指上套了一个Bvlgari的铂金戒指。


他手边搁着一杯见底的马天尼,正侧头和坐在身边的陌生女人说话,嘴角带笑,显然没注意到走过来的季白。


一个季白已经足够夺目,然而现在有了两个,还有点情感纠纷的意思,周围响起了口哨。


李熏然突然被人搂住肩膀的瞬间是懵的,听见季白的声音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。可一想到身上的任务,只能稳住表情,眼神冷淡地看他。


那女人长相美艳,身材火辣,穿得还是低胸装,这时被不速之客打断了交谈,表情还是自若,抬头看清季白的脸,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更多的兴趣盎然。


“这位是?”女人捋了捋长发,问李熏然。


“季白。”李熏然刚想接话,就被季白扣紧了胳膊。


『侧写有误』


季白的食指轻轻叩击,是摩斯密码。


“弟弟不懂事,偷偷跑出来玩。”季白举起另一只手冲酒保打了个响指:“一杯威士忌,请这位小姐。”这杯酒,实在是请得全无情趣。


“季先生的弟弟很可爱,”两人的长相得到解释,女人看着季白,面上绽出冷艳的笑容,“季先生,也很迷人。”


季白接过酒保递来的酒杯,推到女人面前,睥睨一眼:“拿着你的酒,哪儿来的回哪儿去。”


李熏然如果真的是一只狮子,这时恐怕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。季白突然跑来,要把他盯了好几天的嫌疑人赶走,原本的布置全被打乱了。


『放小鱼,抓大鱼』


李熏然的手腕被季白握住,指节又叩出密语。


那女人向来在这个场子里无往不利,男人们见了她这样的好皮相,就算无意也是和声细语的,还是第一次碰上季白这种无动于衷的,只觉得兴味恒生。


她便声东击西,柔情脉脉地看向李熏然:“熏然也要赶我走吗?”


不曾想季白一出现,李熏然就不复前几日的温和颜色。正主就在眼前,李熏然干脆现学现卖,拿同样傲慢的眼神睥睨一眼,冷笑道:“Mary姐是要留下来听我们兄弟说悄悄话吗?”


四周已经响起了嘲讽的调笑和嘘声。


酒保拿着抹布走出来擦吧台台面,擦到女人手边,轻咳一声。


女人把酒杯往台面上一磕,嗔怨地瞪了李熏然一眼,铁青着脸走开了。


季白一手撑住桌沿,把李熏然圈在吧台和自身之间,又点了一杯玛格丽特,糖边。


李熏然被他拿眼神钉在转椅上,觉得后颈凉飕飕的,听他点了一杯这起连环谋杀案中的死亡道具,心中惊慌,偏偏还要死撑住淡定的表情,又点了一杯干马天尼。


“我才出差几天你就这么想我?”季白看出他眼中暗藏的警告,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李熏然一见他这样笑就心头小鹿乱撞。


季白把撑在桌边的那只手伸进他的西服外套,抚上他被针织衫包裹的后腰。李熏然几不可见地颤抖一下,一抬手肘卡住他那条不老实的胳膊。季白凑近了李熏然,两人高挺的鼻尖快要戳到一起。


李熏然一个激灵,感到季白的指节正有节奏地叩击自己的脊骨。


『配合我』


“想……白天想,晚上……也想……”李熏然眨眨眼,拖长了调子往季白耳朵根吹气,“想得不行。”


季白满足地眯起眼:“想我想到要穿我穿过的衣服,喝我喝过的酒?”


『还要抢我的活儿?』


李熏然瞥了一眼低着头走过来的酒保,放大了声音,冷笑一声:“不只呢,我还要睡你睡过的人。”


酒保走过来往装了干金酒和苦艾酒的摇杯里加冰摇匀,将透明的酒液倒进三角杯。杯底的青榄随着酒液晃动缓缓绽开,杯壁上凝结出冰凉的水汽:“先生您的马天尼,请慢用。”


李熏然把酒杯推到季白面前,轻轻敲了两下杯沿,“你的。”


季白一挑眉,捏起高脚杯,滚动喉结抿下一大口,嘴唇被酒液浸润得透亮。这个男人喝酒的样子真是该死的性感。李熏然也跟着他咽了咽口水。


季白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两下。他掏出来看一眼,又放回去。


酒保已经把调好的玛格丽特端上来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季白抢过杯子劈头浇了一脸。


玛格丽特的基酒龙舌兰是有名的烈酒,浇到眼睛里的感觉可不好受,酒保惨叫一声。季白双手一撑吧台,一脚飞踢,把人掀翻,砸到背后的酒柜上,摆在架子上酒瓶受到冲击,纷纷砸落。酒吧里响起刺耳的尖叫声。


“警察!”李熏然翻过吧台,将酒保反剪双手,摁倒在地,他不知何时顺了季白的手铐,一把将人拷住,“可逮住你了。”


刷卡上车~


袖底全文链接


简书全文链接


微博长图链接


我又用微博大号开车了,盆友们别举报我呀!

 
评论
热度(12)
  1. 香冒肥牛饭MissC_kkw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在我停更之前的献礼,就当做是《生死游戏》的结尾吧,这个叫言有尽而意无穷😂
 
回到顶部